1ldjw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從長阪坡開始 愛下-第0704章 尊張魯爲漢寧王展示-40u24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
初平二年(191年),张鲁据汉中,改汉中郡为汉宁郡,治南郑县。
汉宁郡领县九:南郑、成固、褒中、沔阳、安阳、锡县、上庸、西城、房陵。
如今属于荆州境界的上庸西城房陵三县,刘备已经成功与其县令勾搭上了。
蒯祺是诸葛亮的姐夫,加之又是蒯海的大哥,有这层关系在,双方很快就打通了商路。
至于申氏兄弟,完全是用精盐夜里猛,双方打开了麦克风进行交流。
不管外面战乱如何,生意总该还是要做的啊!
汉宁郡南接壤梓潼郡巴西郡,东接武都郡,西接南郡襄阳郡。
北接京兆尹郡扶风郡,紧邻长安,是个出击关中的最佳地点。
当初韩信便是从汉中郡南郑县出发,来了一出明修栈单暗度陈仓,迅速占领关中大部,平定三秦之地。
汉中在地势上北依秦岭,南屏巴山(米仓山),中部为平原。
张鲁被刘焉派来截断朝廷的信使后,割据一方,成为汉宁郡最大的地头蛇。
他数次杀害想要进入益州的汉使者,刘焉则是上书“米贼断道”。
这种默契直到刘璋继位,杀了张鲁母亲以及弟弟家室才宣告结束,双方成为仇敌。
神王 我是情圣
如今五斗米教在他的带领下,在汉中越发的壮大。
相比于战乱的中原大地,这里不仅能够有一个和平的生活,还能带领你走上精神世界,开拓新认知。
虽然有黄巾军欺骗在前,但架不住总有人忽悠。
你交了五斗米后,不仅能得到庇护师君张鲁的庇护,还能得到神的庇护。
逃到汉中来的百姓,谁还不是求个安稳的生活。
故而张鲁麾下百姓不闹事,再加上鬼神的宣传之说,受众很大,甚至连夷民百姓都信奉。
搞得汉中郡一片祥和的模样,只是张鲁作为最大的地主,剥削的就是信教的这些百姓,让他们上供。
甚至这一套也有很多賨人百姓相信,纷纷前往汉中定居,妄图与师君更加亲近一些。
南郑县,府衙内。
张鲁接到了过往商人传来的最新消息,这些行走的商人,自然是加入了五斗米教。
刘备竟然真的驻扎在葭萌关,摆出一副北上攻打自己的态势。
不过对于刘备,张鲁并不怎么在意。
若是刘备想要进入南郑县,刘备还需要攻克阳平关。
对于刘璋引狼入室的做法,张鲁只是想笑,蠢的不可救药。
怨不得当初无论是东州人还是巴蜀人都愿意扶持他上位,成为益州之主。
如今看来,他这益州之主怕是没有多少时间可当了。
张鲁只是在思索,如何在刘璋覆灭的这个过程当中,自己能否分上一杯羹?
“主公,我等根本就不必忧虑刘备,他会来攻汉中之事。”
阎圃微微拱手说道:“不出一两年,二刘必然会在益州发生死斗!”
————
张鲁之弟张卫面露疑惑:“阎功曹,你这话从何来?
我听闻刘璋在涪县宴请刘备百余日,送的礼物千余辆车都放不下,二人关系好的很,何来死斗之说?”
阎圃瞥了一眼精神萎靡的张卫,一看就是被酒色掏空了身体。
偏偏还好勇!
可惜无智。
“刘备世之枭雄,猛虎也,刘璋不过豚彘尔,
彘自以为家富,而邀猛虎入家,猛虎岂会放过彘?”
这么一比喻,生动形象,张卫当即就理解了。
看样子刘备率军驻守在葭萌关,本意不是北上攻打汉中,而是想要南下攻打成都。
“那猛虎必然会吞掉彘,占其家!”张卫恍然大悟道。
“将军真是睿智。”阎圃赞许的说了一句。
“大哥,那我们要不要给七夷王说一说,前去找刘备的麻烦?”
听到张卫的这话,阎圃觉得自己刚刚夸人的话娿,怎么就那么的刺耳呢。
二刘内讧,咱们在外旁观不就行了,你非得上去凑热闹,当心被人家一脚给踹倒,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阎圃觉得,自家不主动出击也就罢了,与刘备做到默契,相安无事即可。
若是张卫他真敢率军去挑衅,那必然会成为刘备的垫脚石。
到时候你看他打不打你!
况且葭萌关本就是险关,送人头的事情何必去做!
但阎圃没有做出反对,他在等张鲁的应答。
张鲁只是挑挑眉,没有言语,想听听自己的弟弟是怎么想的。
“公则,鼓动七夷王去攻打葭萌关,然后呢?”
张卫陷入了苦思当中,走了两圈,随即一拍巴掌:
“大哥,我们可以派人前去与刘备商议,说与他里应外合,平分益州,
待到我们赚取关隘后,整个益州肯定会落入我等手中。”
张卫这般说不是没有道理的,賨人英勇善战,而且皆是服从大哥的命令。
属于一股雇佣军,只要钱财到位,绝对能帮你把事处理好了。
张鲁瞥了张卫一眼,内心涌现出一句:我愚蠢的欧豆豆呦。
你怎么跟刘璋一样容易被人骗了呢!
到时候定然是刘备把你给骗了,而不是你把刘备给骗了!
张鲁摸着胡须摇头道:“此事不妥,与刘备谋划益州,无异于以虎谋皮!
况且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
武神海嘯
就算是刘备应下了这件事,到时候两家难免会继续打杀起来。
届时曹操在趁机来攻!
就算汉中富庶,焉能两面对敌?
况且刘备曹操皆世之英雄,岂能那么容易被欺骗?
“大哥,总归试一试。”
张卫颇为不死心的劝了一句,这个主意多好啊!
他不相信刘备会拒绝的!
到时候谁是老虎,那还真不一定!
麾下有賨人协助,刘备也不识益州地形,况且巴蜀人本就对外来人不善。
将来谁输谁赢,那可真是五五开!
就在此时,张鲁首席谋士杨松急匆匆的走了进来,他手里捧着玉印,身后跟着一群人。
“师君。”杨松脸上带着喜色,走进厅中,把手中的玉印小心翼翼的放到张鲁的矮案上,颇为激动的熬:
小千千就愛妳
末世之活着 修七
“师君,大喜啊!”
张鲁瞥了一眼泥土还没有清理干净的玉印,一时间有些诧异:“这,喜从何来啊?”
“师君呐。”杨松脸上露出开心的神色:“今年春耕,有人刚刚从地底下挖到了一枚王的玉印,这说明什么?”
张鲁脸上一惊,下意识的问道:“说明什么?”
“说明上天要师君称王啊!”杨松抚掌大笑道。
对于这种祥瑞的东西,在古人看来,完全是可行的。
管他什么狐狸叫,大楚兴,莫道石人一只眼之类的。
蜜爱成欢:冷少的甜宠妻 沐云灵晓
刨鱼腹有帛书,就算从地里挖出东西来,全都是上天的旨意。
上天的旨意。
妳的左耳 染夢芯
让我称王?
张鲁不顾玉印上的泥巴,端在手中,仔细观看,发现果是一个王印。
他心中有些惊喜。
墨藍貴族學院 伊夢嵐
耳边却听到首席谋士杨松的话:
“师君呐,我等想要尊师君为汉宁王,此乃上天的旨意,还望汉宁王勿要推辞。”
一句简简单单的汉宁王!
更是让张鲁昏了头,这三个字怎么就犹如天籁之音,如此好听呢!
张卫也是瞪大了眼睛,那自己岂不是也有机会当王?
“还望师君进位为汉宁王!”
杨柏、杨昂、杨任等杨家子弟在杨松带领下,齐齐祝贺。
张鲁的心一下子就飞起来了。
少年舜帝 嬉樂文人_91_91
阎圃瞧着这些杨家人,心中十分不以为意,可面上只能热情一二。
毕竟还是要在汉中这片讨生活的。
杨家在汉中乃是大姓。
况且杨松此人极其贪财,加之谄媚的不行,把张鲁舔的迷迷糊糊。
阎圃心中自然不屑与之为伍,此时见他们拿了一款玉印就来尊张鲁为汉宁王!
这玉印兴许就是他派人挖坑埋下去,再让人当众挖出来,大肆宣扬的。
否则这玉印好巧不巧的就落在他手中了?
张鲁以及众人都在做着称王的美梦。
“咳咳。”
阎圃忍不住咳嗽了一声,表示了自己的存在。
杨松瞥了一眼阎圃,虽然他贪财,但是他并不傻。
自然知道阎圃心中是看不上自己的,因为眼睛骗不了人。
可惜汉中还有赵、李、郑大姓,阎圃和其余大姓乃是姻亲关系,不好动他。
再加上主公对阎圃也颇为看重,杨松也就懒得搭理他。
现在他咳嗽,难不成是想要唱反调?
那此事他绝不答应。
杨松遂率先开口喝问道:
“阎功曹,我等皆是向师君道贺,你为何独独站在一边,置身事外,此乃作为臣子的本分。
上天指示师君要称王,难道你不喜?”
是上天要,还是你杨松蹿得的?
阎圃腹诽了一句,随即开口道:
“主公,此事我认为不应该如此匆忙的就称汉宁王!”
折梅流香
张鲁的颅内高(和谐)潮还没有持续多久,直接就被阎圃给硬生生的打断了。
“你说的是人话吗?”杨松直接就急了。
好不容易才想出来的一个办法,大家都赞同,只有你反对。
你有毛病吧!
众多杨家子弟也对阎圃冷眼以对。
就连张卫也是心生不爽,他这美梦还没有做多久呢,结果就一把被人薅回了现实当中。
放在谁身上,谁不生气啊!
当王的再进一步,那便是称帝。
自古以来,谁不惦记那个位置。
现在还没有迈出第一步,就直接被人宣告说不行,就算是身死,那个位置也大把有人愿意去坐一坐。
君临天下不是谁都能体验到的!
更何况现在大汉势微,朝廷大小事务皆是裁决于曹操。
谁都心中清楚,曹操定然会篡汉自立的。
到了那个时候,谁都可以去争一争这位置。
就连凉州都有宋健开始称王称霸了。
凭什么师君他不行啊!
众人对阎圃这个唱反调的人,眼中流露出许多的厌恶之色。
张鲁倒是很快收敛心神,他在汉中本就是皇帝般的存在。
现在称王,对他有一丝的吸引力,但是不是那么的强烈。
阎圃深呼一口气,这才拱手道:“主公,汉川的百姓,户口超过十万,财富很多而且土地肥沃,四面地势险固;
上可以匡扶天子,那就成为齐桓公、晋文公之流,最差也是窦融之类的人,可以不失富贵。
现在承制设置官署,势力足以决断事务,不用称王就能够办到。
希望主公暂且不称王,不要先招来祸患。”
“祸患?”张卫盯着阎圃道:“既然汉中如此富庶,兵强马壮,我大哥秉承上天的旨意,能有什么祸患?”
“就是。”杨松伸出手指,指着阎圃道:“简直是一派胡言!”
“对。”其余杨家子弟纷纷附和。
阎圃面对众人的指责丝毫不以为意,直接开口道:
“主公,如今曹操他挟天子以令诸侯,当初袁术在淮南称帝,那是何等的富庶之地,手下兵强马壮。
可如今呢?乃是冢中枯骨罢了。
而且刘备一直自诩匡扶汉室,那他一定会联合刘璋,真正前来攻打汉中,而不是与刘璋相争!
故而,主公,称王之事,还望三思啊!”
张卫不言语了,刘备确实会这般做的,谁敢称王称帝,他就打谁。
还有曹操,为了维持大汉正统的身份,也一定会来攻打汉中。
曹操那句若无我,天下不知几人称王,几人称孤,可不是随便自夸的!
杨松则是撇嘴道:“区区刘备,乃是丧家之犬,焉能放在心上,有阳平关险关,他定然无法攻克汉中。
若是师君他成王之后,大赦天下,必定会受到百姓的敬仰,皆是王师入蜀,百姓必会箪食壶浆,迎接王师。”
杨家子弟纷纷点头,大哥说的对。
总之,师君必须要称王!
“主公,此事万万不能着急。”阎圃继续开口道:
“本来曹操刚刚在关中战胜韩遂马超联军,如今他们败退陇右。
如果主公称王,曹操必定会让夏侯渊等人进攻汉中,届时我们才是真正的南北夹击,应接不暇!”
阎圃这一番话说的情真意切,的确是在为张鲁考虑。
过早称王,根本一点好处都没有!
前面有袁术以身作则了,看看现在,谁还敢轻易称王?
“你,你你强词夺理!”杨松指着阎圃道:“世人皆知曹操与刘备乃是最大的敌人,他们焉能会联手攻打汉中!”
“就是!”张卫突然恍然大悟道:“说的对啊,
我险些就被阎圃给绕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