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th9b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明末黑太子-第878章:全部零分分享-7faki

明末黑太子
小說推薦明末黑太子
作为朝廷要员及三法司主官,陈泰来、成德、傅冠这三位就负责审理有贰臣之嫌的犯人,以及天书上所阐明的“忠良”。
器戰 大小孩
“忠良”到底是不是忠良,还需要考试来证明,为何如此评判?
因为天书标明的“忠良”是参加抗清之举的人,而眼下清军连北都都没攻克就灰溜溜地退到关外了,江南这帮“忠良”还如何利用抗清之举来证明自己忠良?
若是无法自证忠良,又有何法呢?
很简单,那就是通过本次考试来进行评判!
总不能嘴上骂皇帝,手上收好处,还拼死袒护奸商,这样的败类还被归于忠良一类,那就是伪善伪忠了。
天书上所言名的“南明”之所以没像南宋一般守住半壁江山,便是因为后方有这些自诩为“忠良”的败类在不停地祸乱。
通过本次考试,便可将忠良、贰臣、败类这三项分别筛选出来,便于甄别其身份,做好防范措施。
大部分忠良与贰臣都已经显现出来了,最重要也最致命的便是那些自诩为忠良的败类,必须严加筛查,重点防范。
“蔡奕琛,你被捕之前,晚餐可是在家用的?”
娛樂高手之縱意花叢 金古煌
“正是在家用餐!”
“所用菜肴皆为何?”
“……非在下推搪,只是时间有些久,委实想不起来了!”
“本官这里有份清单,乃是你府上的管家与厨师所写,不算素材,上面光是荤菜便有吴王贡鹅、龙井虾仁、糖醋排骨、东坡肉、太湖银鱼、龙凤烩,你倒是挺能吃呀!”
龙凤烩又名“霸王别姬”,相传是虞姬所创,以鳖与鸡代替龟和雉,放在砂锅里炖煮而成,倒是美味,不过寻常百姓肯定是一年都吃不上一次。
陈泰来手里的这份单子出自厂卫之手,自然是真的,不然也弹压不了嫌犯。
凡是府里的有关人等,必须交出一份菜肴清单。
刻意编造,被其他份清单比对之后,便是死罪。
说忘了的话,若是别人能答上来,谁忘了也得死。
崇祯皇帝根本就不相信一群勾结奸商的要员平素能严于律己!
吃素菜?
那不等于自己睡么?
“……冬季渐冷,在下颇感体虚乏力,恐耽搁了要务,这才让管家去做!”
见左都御史陈泰来开口便言语不善,似乎家里的管家与厨子也背叛了自己,这才会弄得如此清楚。
通过对方的提醒,蔡奕琛也想起来当晚的菜式,说的倒是不差,自己再想推脱便是当堂扯谎了,作伪证可是罪加一等的。
既然如此,那就只能找个托词先搪赛住再另想办法,先不要急怒对方,不然自己定然没有好果子吃。
昨晚在牢里,阮大铖可是分析得头头是道,钱谦益似乎也有主动认罪的打算,自己要是反其道而行之,保不齐会被以儆效尤,可是得小心作答。
“是么?在本官看来,你恐怕一年四季都体虚吧?皆因纳妾太多,应付不过来了吧?”
关于嫌犯的基本情况,已经全都摆在桌子上了,陈泰来算是对其有所了解,这才能谈笑风生。
“……总宪明察秋毫!”
小妾是活人,又不能被立刻掐死,蔡奕琛想否认都不行,憋了片刻,也只能奉上一记马屁了。
“说说娶了这些小妾,每人花费几何呀?你若想不起来,便由我说?”
陈泰来的重点不在于调侃这厮,而是要利用小妾这个把柄来打击嫌犯,抓住弱点就要穷追猛打方可得到证词。
“呃……总宪容在下想想……应该能想起……头一个貌似有二百……三百两!第二个是……五百两……第三个……六七百两……第四个……”
意识到自己没退路了,蔡奕琛只得硬着头皮往下说,要是连管家都反水了,小妾就更不用多想了。
侯府毒女不可欺 桃半夏
要是有左都御史作保,可让小妾不去教坊司伺候旁人,这些平素吃穿不愁的女子还会忠于自己么?
——————
“这前前后后加在一起,不下三千两银子,你仅凭当差这点俸禄能出得起这笔钱?若是出不起,是接受了投献,或是收受了商贾所送银两,还是二者兼而有之啊?”
“……”
“莫要妄图抵赖,你那些妻妾知晓之事,本官皆已知晓,你若不说,旁人说了,你便是刻意隐瞒,罪责难逃了,届时莫要求饶!”
“……不敢!不敢!在下定然照实说!在下有两本册子,一本用来记录前来投献之人,一本用来记录所受商家好处,想来或已被抄没。”
这下好了,被厂卫人赃并获,送给都察院,连大理寺复审都不需要了。
炼狱法则
真是一招不慎,满盘皆输,自己怎能如此迅速地落到这个地步呢?
唉~!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后悔晚矣……
“礼部右侍郎张溥此前曾上书为商贾逃税开脱罪责,其上附有你之签名,何解啊?”
“呃……此乃张溥胁迫在下,当时张溥说在下若是不愿,便将在下收受商贾礼物之事传扬出去,在下是被逼无奈!”
现在谁为商贾开脱罪责,谁就会出事!
换成眼下这种局面,蔡奕琛是决计不敢在上面签字的。
张溥这个坑害自己的混帐,最好死在北都,一辈子别回来了!
“那你此前曾自行上书一份抗税奏疏,此为何解啊?”
脆弱堅強
“此亦是张溥胁迫所致,张溥之前虽未在朝廷为官,但在士林之中,影响巨大,可谓一呼百应。在下不敢与其对抗,故而这才……”
“不敢与其对抗?便与朝廷对抗?与陛下对抗乎?”
“乃是万般无奈之举,在下已然知错,痛定思痛,从今往后在不敢如此倒行逆施。”
“哼哼!好,那便将你知晓张溥是如何胁迫与你的来龙去脉写下来吧!”
“是!”
张溥去死总好过自己去死,现在张溥身在北都,也就顾不上他的死活了。
说不定都被旁人给卖了,此人被自己再卖一次也无妨!
“嗯!此为证据,会提交给陛下圣揽。你可知商贾偷逃税款之事啊?”
等蔡奕琛书写完毕,被呈上来,陈泰来大略地看了看,便知晓这厮是将一切责任推卸给了张溥,不说将自己摘得干干净净,可也差不多了。
“……”
“知晓便说,不知亦可说!”
“在下此前为官许久,倒是……鲜有听说!”
“这便奇怪了,你收受商家银两,为商贾开拓,还自称不知商贾偷逃税款。商贾若不偷逃税款,为何还送你银两,此为何解呀?”
“……抑或是担心被其他官吏盘剥吧!”
“哦~!原来如此,好!本官便按你所述呈递给陛下!钱谦益说有此事,蔡奕琛说无此事!由陛下圣裁!”
“……总宪!在下想起来了,商贾确系要求过在下为其出言,希望少交税银,此实为偷逃税款之举!”
被陈泰来这么一吓唬,蔡奕琛背后都开始淌汗了,这要是被提交上去,被崇祯皇帝看到,自己不是死得透透的了?
就算被众人出卖的张溥活不了了,也并不意味着自己能活啊?
万一旁人比自己交代的还干净,自己岂不是又得被磔示了么?
“你确定?莫要为难啊!”
“确定!确定!在下确定!盐商、茶商、粮商、布商都找过在下,在下愿立字据为证!”
好险!
适才差点就中招了!
幸亏自己反应及时,这才躲过一劫!
钱谦益真的说了么?
没说的话,自己是不是被陈泰来给诈了?
万一钱谦益真说了又当如何?
岂不是这老匹夫卖的比自己还彻底?
一想到昨晚的对话,蔡奕琛便觉得钱谦益真能干出这种事。
自己想活命,钱谦益就不想活了?
连阮大铖都想活,遑论旁人?
自诩为忠良的一撮家伙是人,贰臣就不是人了?
贰臣也是人,也要活命啊!
这些问题真是处处是坑啊!
一问妻妾和晚饭,包准出事!
除了那些没捞到多少好处的穷书生,有几个人能长期洁身自好啊?
从妻妾和晚饭问起,再牵扯到投献、收好处、包庇商贾。
谁敢否认这些,那毫无疑问就是在睁眼说瞎话了!
问一人,一人出事!
问十人,无一幸免!
你说你没收,那从你府邸搜出来的是甚子?
没收好处可以否认,没纳妾还如何否认啊?
为了保命,翻脸就不认人了?
这不论如何都无法抵赖啊!
每人少则一两个,多则近十个!
小妾又不是牛马,尤其是那些上等货色,少则数百里,多则上千两。
光花俸禄如何够用?
红颜祸水,说的或许便是当下这种糟糕至极的情况!
陈泰来又问了几个问题,便将蔡奕琛给打发下去了。
抗日之川军血歌 秋刀鱼的汁味
宮鎖舞雪
对比之前钱谦益,显然这厮比钱谦益还抱有侥幸心理,不敲打一番便不愿意照实说。
得分自然也不如钱谦益高,如何处置,还得看剩下人的得分情况。
“李沾!说说被捕之前日晚餐所用菜肴吧!”
富商奴ⅲ
“在下委实记不得了!莫非总宪可曾记得自己当天所用晚餐?”
“本官若是记得,你亦能记得否?”
“在下愚钝,脑力自然不及总宪!”
“你府上的管家与厨子却记得,何解啊?”
“必然是刻意构陷于我,以换得苟且偷生!”
“那从你府上搜出的银两与古玩、字画、珠宝,又作何解呢?”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栽赃陷害而已!”
“你娶妻纳妾,前后耗费几何呀?”
“两情相悦,焉能用黄白之物来衡量?”
李沾还如此回答,一来是不愿被阮大铖所挟持,纵然欠这厮一个人情也不行,往后必定吃亏上当,昨晚答应便无需做数了。
二来则是不相信人脉甚广的钱谦益等人能像昨晚所说的那般主动认罪,其中必然有诈。
三来有吴应箕、杨维斗、冒襄、沈士柱、万泰等忠良在坚持,等于自己有了后援,又为何要认罪?
“如此说来,你既未接受过他人投献,又为收受过商贾好处?”
“有道是清者自清,公道自在人心!”
“你亦不曾知晓商贾偷逃税款之举?”
“商贾乃是良珉,在下只见朝廷恣意盘剥!”
“你曾疏言上奏,刻意包庇商贾?”
“总宪谬言,在下非是刻意!朝廷夺珉之利,焉能获得珉心?在下为珉请愿,乃是职责所在!”
若是众人都像自己这般作答,人数众多,致使法不责众,崇祯也对此无可奈何,此案到了最后必然是不了了之。
“啧啧!说得好啊!”
“总宪无须冷嘲热讽!在下问心无愧!”
“好个问心无愧!你无须问心,回去问问钱谦益与蔡奕琛是如何作答的吧!”
“……”
李沾闻言,顿时心里“咯噔”一下,暗叫不妙。
或许那两个混帐真的主动认罪了,如此一来,自己便被动了。
这可如何是好?
不过既然已经说了,那就只能如此这般了,还是期望旁人不要向狗皇帝的鹰犬低头吧!
“可有捐资抗敌之举?”
“又有如何?未有又如何?”
“照实回答!”
“或许有!”
“可否拿出凭证?”
“……”
“拿不出便是未有!你数番上奏要求减轻商税倒是证据确凿!”
“在下义不容辞,实乃替天行道!”
名門閃婚慢慢愛 醉時歌
“包庇奸商被说成替天行道!”
“总宪若拿不出在下包庇商贾之证据,便是在刻意污蔑在下了!”
陈泰来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遇到一个自寻死路的傻子!
不承认接受投献,得零分!
不承认收受好处,得零分!
不承认家产规模,得零分!
不承认包庇商贾,得零分!
连妻妾来源与花销都不愿意交代,更是要得零分了!
综上所述,还有一个拒不配合审案的态度,也要得零分!
加上不承认晚饭的事情,以及没有捐资助王师御敌,所有问题的回答全部是零分!
若是在奏疏里辱骂朝廷与圣上的内容占权重比最大的话,只怕这厮得分会直接为零了。
重生之綜藝之王 河柳
李沾算是为众贰臣打了个样,旁人应该不会比他的得分更低了……
旁人死,他必死。
他若死了,旁人却不一定死!
看来贰臣里面也不都是软骨头,还有这么一位冥顽不灵之徒。
待圣裁下来,知会与其,看看这厮到底怕不怕!
勇气可嘉,然而利欲熏心,不分是非,实属利令智昏,死不足惜!
这厮还真是让商贾没白掏银子,自始至终都在为其站叫助威,只是为时已晚。
“本官即使拿出凭证,你亦可称之为伪造。但凡有利于你,你便承认。反之,便会矢口否认。既然如此,莫不如由陛下圣裁。你亦可趁此间隙,回去问问钱谦益与蔡奕琛等人,便可知晓谁会被严惩不贷了!”
李沾要是知晓那两位的回答,估计恨不得要直接掐死对方。
贰臣在狱中谋杀其他贰臣,这算违法行为么?
陈泰来对此拿捏不定,亦须圣裁……
有圣裁这工夫,兴许诏狱里都有断气的了!
不过这也算是为大明除害了,这等贰臣留着便是隐患。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为珉请愿,何罪之有?在下若被定罪,便是奸佞所致!我等忠良若是蒙冤而死,大明焉有中兴之日?”
李沾觉得自己必须占据大义,方可打压这等狗官的嚣张气焰。
“本官从未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却能自诩为忠良!当堂避重就轻,信口雌黄,便是你了!来人!押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