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jzcv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重生之鉅變-第1156章 當廢鐵賣了看書-q8ttc

重生之鉅變
小說推薦重生之鉅變
“你的意思是,陈强安排了两伙人等着我家上门去?”
方国平离开之后,差不多两个小时才回来,当然将了解到的情况告诉给胡铭晨之后,胡铭晨就一脸凝神。
胡铭晨虽然之前有所猜疑,可是这会儿得到了验证,他就不得不重视了。
“是的,在他家,有二三十人,全部是从市里面找来的,带头的叫曹金龙,这两年冒出来的。在煤矿里边,还埋伏了一伙人,也有二三十个,这些人一部分从是从县里面来的,一部分是陈强自己的手下。他们都有所准备,幸好你拦住了,要是真的贸然找上门去闹,还真有可能会吃亏。”方国平道。
“和我玩阴的啊……”胡铭晨双眸收了收,露出一股寒光王者窗外的夜色,“方哥,你打个电话,将王荣飞和庞朴给招来。”
既然对方要玩阴的,而且还有所准备,那胡铭晨也应该要有相应的因应,否则还真可能会吃亏。
朗州大学正月十七就开学,不过胡铭晨为了照顾母亲江玉彩,就请郝洋帮着给辅导员请了假。
胡铭晨也没有隐瞒原因,辅导员听了原因,就给胡铭晨批了半个月的假。平时胡铭晨在班里面学习成绩属于名列前茅的那种,辅导员对他也挺看重的。
第二天,胡建军和江玉彩都催着胡铭晨赶紧回学校去,不要耽误课程,家里面已经没有什么需要操心的了。可是胡铭晨也想好了理由,就要等江玉彩完全复原了才走,两人执拗不过,只有随他。
实际上,江玉彩的伤病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只要不累着,就不会有什么事。
胡铭晨之所以要留下来,就是要等着把陈强的麻烦给处理了才行,他生怕自己走了家里人着了道吃亏。
次日下午,胡铭晨说要去街上转转,出了门后,他就打了个电话给陈强,想要与他谈谈。
以前胡铭晨并没有陈强的电话,不过出了这事,就找人专门问了他的电话,现如今,胡家想要打听一个人的号码,并不是什么难事。
“什么?我没听错吧,你要和我谈?我和你谈得着吗,要谈也是要你老子胡建军来谈才行的吧。”在电话中一听是胡铭晨,陈强就皱起眉头。
大罗金仙在都市
陈强倒也不是看不起胡铭晨,他其实是清楚胡铭晨在胡家的地位的,之所以这么说,其目的就为了恶心胡铭晨而已。
“我家的事情我能做主,你就说愿不愿意吧。”胡铭晨听陈强的语气不好,他自己的话也变得生硬。
胡铭晨现在摆出的姿态是谈判,而不是求人,所以言语上,他是不会放软了让陈强占到便宜的。
陈强还以为自己那么挤兑了,胡铭晨会解释一番,哪晓得胡铭晨根本不给他机会拿话,好像就是说,你愿意就谈谈,不愿意就拉倒。
陈强真的很想大声的告诉胡铭晨:老子就不愿意,你能怎么滴吧。
只不过那个话陈强并没有说出口,就内心来说,他很想听听看,这个被众人誉为不得了的小伙子能在他面前说出什么一二三来。
檀香車 獨孤紅
“谈可以,那你就到我家来吧。”
“到你家干嘛,咱们谈的是公事,又不是私事,去你煤矿上的办公室吧。”陈强同意了,将地点定在他家,可是胡铭晨偏偏将地点改成了陈强的办公室。
“你……现在是你找我谈,还毬的挑三拣四,啥意思啊?”一听胡铭晨不按照自己说的办,陈强就有点来气。
狂龙逆天
“我不是挑三拣四,我是觉得,你妈年纪大了,在你家谈事情,吵到她老人家不好,老人是无辜的嘛,是吧?”胡铭晨嘴角笑了笑,不以为意的扯了个借口道。
“……行,那就我的办公室,一个小时后你来。”陈强被噎得几秒钟说不出来,吁了一口气后近乎咬着牙道。
陈强听出来了,胡铭晨的那个借口和理由,无非就是告诉他,自己不会像他那般下作,把事情惹到家人的头上。同时也似乎是隐隐的告诫陈强,不要以为你是一个人,你也是有家人的,要是对我的家人怎么样,那咱也能对等报复。
无限恐怖
緣來是男的 聖天殘月
这点还真是有点拿到了陈强的软肋,他能够花那么多钱给他老妈修那么奢华的陵寝,出了炫耀之外,也说明他是一个有孝心的人。他既然有孝心,拿自然就不希望年迈的母亲受到骚扰和伤害。
陈强约定了时间之后,胡铭晨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叮的一声就将电话挂了。
一个小时后,方国平开着那辆牧马人来到了河边煤矿门口。
桃花朵朵:爆肥王妃太吃香 烟四少
在方国平按了两声喇叭之后,紧闭的大铁门缓缓打开,方国平直接将车开到了河边煤矿的办公楼前。
被遺忘的第三者
推开车门走下来,胡铭晨抬头看了一眼这栋四层的办公楼,尤其是对四楼为于中间的那间办公室的大窗子目光特意多停留了两秒。
由于是煤矿的原因,这栋办公楼虽然贴了瓷砖,可是外墙看起来还是黑乎乎的,一点不上档次。
“小晨,没人迎接我们,我们是自己上去?”方国平关上车门,打量了大门一眼,大门口空空如也,一个人都没有,他就对陈强的自大感到不爽。
“人家现在就是故意要压一压我,怎么可能还会安排人迎接呢,呵呵,来都来了,当然要上去看看,人家现在就在窗口看着的呢,或许他在想我们没胆子进去吧。”胡铭晨说完之后,就抬腿踏上了台阶,朝大门走去。
胡铭晨的视力非常好,他刚刚抬眼望去的时候,看到陈强办公室的茶色玻璃后面隐隐的有人,他就知道,陈强一定站在那里关注着楼下的一切。
“玛德,还笑得出来,看不起我,老子到时候一定让你晓得什么叫后悔。”居高临下的俯视,看到胡铭晨要进门的时候还能露出笑容,陈强就很来气。
不知道是不是陈强做了部署的缘故,胡铭晨和放国平走进办公楼,在里面一个人都看不到。两人也不管那么多,迈腿就沿着楼梯识级而上。
一直来到董事长的办公室门口,胡铭晨连门都没敲,径直就推门进去。
武出法随
既然对方连个带路的人都不安排,一点不给面子,胡铭晨又何必要装斯文礼貌呢。礼貌和尊重这玩意,那是对等的,你不给我面子,我何必要给你。
坐在大班台后面的陈强煞有介事的靠在椅子里,他还等着胡铭晨敲门的话,故意拖一下,晾一晾胡铭晨。哪晓得,胡铭晨根本不敲门,径直就推门进去,搞得陈强一下子紧张的坐直起来。
“陈总不必客气,不用起身迎接了,我们自己招呼自己。”胡铭晨撇了陈强一眼,说完就在他的对面黑色皮椅上安坐下来,放国平则是跨立的站在胡铭晨的身后。
陈强被胡铭晨说得脸色一阵红一阵白,老子哪里是要站起来迎接你啊,想得美,只不过没想到你小子那么不讲规矩罢了。
只不过陈强也不想想,花钱抢吊车的事情胡铭晨都干得出来,那么又会和他讲什么规矩呢。
“你找上门来,要和我谈,谈什么?”陈强沉着脸盯着胡铭晨,几秒后生硬的问道。
“我找上门来,当然不会是和你玩那种过家家的小孩子游戏,你说是吧?”胡铭晨对视着陈强道。
“你说什么?过家家的小孩子游戏?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啊?”陈强被胡铭晨说得恼怒,冲胡铭晨一瞪眼,大声质问道。
“难道不是吗?呵呵,玩堵大门的游戏,这不是小孩子和婆娘老妈子才会干的吗?难道你觉得这对你来说很光彩?”胡铭晨一点不畏惧陈强的眼神,坦然的回应道。
“哼,就是要你家晓得,被人弄上门去是什么滋味。以前我还以为你家多了不起,原来,大门外被堵了,被染黑了,原来也是屁都不敢放一个的。”陈强冷哼着讽刺胡铭晨道。
雷霆狙擊 銘鏡軒羽
“我家是没什么了不起,最多就是不和你一般见识罢了。论放屁,这一点的确不如你。对了,忘了给你说,放在我家门口的那辆没人要的吊车,已经被我家当废铁卖了,还卖了好几千块钱呢,你说,你着又送煤炭又送废铁的,着心意……哎呀,像你这种学雷锋做好事的老板现如今可真不多了。”论斗嘴,十个陈强恐怕也不是胡铭晨的对手。
“什么?几千块钱当废铁卖了?那是你的吗?好几十万的吊车呢。”一听胡铭晨将那辆吊车当废铁卖了,陈强就差点气炸肺。
造化自然
“我也不知道是谁的啊,反正没人认领,也没人打招呼,所以就当是扔在我家门口的废铁咯,怎么,你心痛,心急?嗨,哪个晓得需要几十万嘛。”胡铭晨装傻充愣的揶揄奚落道。
“你……算你狠,不过你记住,这笔帐,是要算在你家头上的,别得意。不就是一辆吊车嘛,小意思,就当是放水了。”陈强指着胡铭晨,双眼冒火的咬牙切齿道。
“你觉得小意思,在我眼里,那更是小意思,你喜欢记账,那就随便记,我无所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