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v7ra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某美漫的醫生笔趣-第六百七十七章 岳母大人的固執相伴-rw5jj

某美漫的醫生
小說推薦某美漫的醫生
“好吧,我答应你了,如果李秋水那个贱人,她愿意不再找我报仇,那我就不再找她麻烦了。”
巫行云被王语嫣缠得不耐烦了,甩手说道。
她对李秋水最大的仇恨执念,就是自己被李秋水暗算,再也长不大了。
如今,残疾已经被墨非治愈,甚至无崖子都已经死去,那么她对李秋水最大的仇恨,现在想想,也没那么深刻的,更多的是一种惯性。
巫行云这个人,看起来霸道凶恶,明明看起来是个八、九岁女童的模样,讲起话来却赫赫威严。其实她是极为面恶心善的,像小龙女一样硬装出一副狠巴巴的样子。而越是这样的人,时常是很心软的人。
从灵鹫宫的人,就因为她一句话,就对虚竹的忠心耿耿,毫无反叛之心就大约可以看出,巫行云驾驭灵鹫宫的手段,非强硬而怀柔,是极得灵鹫宫人心的。
说起来,巫行云和李秋水的战争,不是她挑起来的,而是李秋水暗算在先,她只不过是报仇雪恨。
“谢谢姥姥。”王语嫣笑道。
“先别急着谢我!”巫行云冷笑一声,说道:“姥姥我看在你们救了我一命,又帮助修复经络的份上,给你们一个面子,但是李秋水那贱人却未必如你们所愿,愿意放过我。”
她敢答应王语嫣,也是算准了以李秋水的阴狠,无论墨非和王语嫣对她开出怎样的条件,李秋水都不会放弃趁她返老还童的机会,解决后患。
“师姐,你跑得好快啊,小妹都差点追不上你了。小妹我远来是客,你都不出来招呼我一下吗?”
一位面戴白色浅纱,身形窈窕的女人,身形如幽灵般,出现在墨非他们实现远处的树梢之上。
嗜血撒旦索愛小嬌妻 若鶄璇
看来是墨非他们为巫行云治疗伤势,停留的时间太久了,让李秋水追了上来。
“你这贱婢,等我功夫恢复,我一定宰了你!”巫行云看见李秋水的刹那,立即暴怒:“小子,你看什么看,替我打她!”
“好帅气的小哥哥!”李秋水听到巫行云言,目光转向墨非,眼睛顿时一亮,这绝对是她的菜啊!
她道:“小哥哥你跟着这个矮子干什么?她能给你什么?不如你把她交给我,我定会让你领会到人间极乐。”
李秋水咯咯娇笑,嗓音清脆悦耳好似黄莺,体态婀娜,说不出的妩媚动人。
“咕噜。”墨非很是不争气的咽了咽唾沫。
如果光是李秋水本人的身份,那也就罢了,可是这女人好像还是李青萝的母亲,王语嫣的外婆……
这个就很刺激了。
王语嫣则是目瞪狗呆。
虽然对外婆李秋水的作为,略微耳闻,可是王语嫣也根本想不到,一见面,外婆就在勾引自己干爹……
这让她母亲怎么办?
未来的赢与输
“咦?”李秋水也注意到了王语嫣这个面容和她颇为相似的女子,再一打量,她便看到了王语嫣手上的七宝指环。
当即她面色即使大变。
“小姑娘,你是什么人?那七宝指环,怎么会在你的手上?”
作为逍遥派的掌门人信物,七宝指环传承到了一个小姑娘手上,那岂不是代表无崖子已经……
“这是我外公无崖子临死前传给我的。”王语嫣道。
“外公?外公……临死前……”李秋水沉默了一下,问道:“那你外公临死前可有遗言留下?”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看文基地]
“他就交代了我两件事,一是杀了丁春秋这个逆徒,清理门户,而是化解师伯祖和外婆之间的仇恨。”王语嫣如实说道。
“好吧……”李秋水吐出一口浊气,将目光放到了巫行云身上:“等我杀了这个矮子,再来和你聊聊。”
虽然两个人之间的仇恨,显然是由她先挑起的,可是严于律人,宽于待己一向是人之本性,所以李秋水不会记得是自己害残了巫行云,只会记得巫行云毁掉了自己的容貌。
而对一个女人而言,还有什么东西能比容貌更重要吗?没有!即使是生命,都远远比不上容貌。
无崖子空口白话,就想让李秋水放下仇恨?不可能的!
更何况无崖子自己都不是什么好鸟,娶了李秋水之后,便冷落了她,天天对着一个雕刻出来的石像发呆,成了一个典型的恋物癖。
“受死吧,小矮子!”
李秋水突然身形爆闪,白皙如玉的小手轻飘飘排来,却又一股御莫能沛的强横压力。
“外婆且慢!”
王语嫣突然身形飘忽前移,一掌击出,与李秋水的掌力碰撞而去。
双掌相撞,劲气爆发,李秋水身形一晃,都不得不后退好几步,以化解劲气。
王语嫣也不好受,连退了好几步。
李秋水目光复杂的看着王语嫣说道:“看来你外公不仅将逍遥派掌门人的位置传给了你,甚至连他的一身功力都传给你了啊!”
“哈哈哈,你这个小贱婢,知道你做人有多么失败了吗?连你的嫡亲外孙女,都要反对你,你这人或者还有什么意思?”
巫行云真是一点都不放过能够打击李秋水的机会。
李秋水的面色就变得很难看了。
“童姥,你不要乱说!”王语嫣无奈的看了巫行云一眼,然后转头看向李秋水道:“外婆,语嫣没有和你作对的意思,但是让你和童姥放下昔日的仇恨,是外公留下的遗愿,你老人家不会不遵从吧?”
李秋水一声冷笑,说道:“无崖子那个老东西,他说让我放弃仇恨,我就得放弃?”
无疑,李秋水和巫行云,都不是那种爱上一个男人,就变得无脑的傻白甜,她们是有自己的自由意志的,两人对无崖子都可以称得上是爱恨交加。
如果无崖子被奸人所害,她们两个听到了,怕是都要去将人碎尸万段,但也绝对不会将无崖子说的话当成金口玉言,坚决执行。
“语嫣,我不知道那个虚伪的老东西是怎么对你说的,但是我敢保证,是他先对不起我,我才作出的反击。”李秋水道。
“所以语嫣,让开,不要听你外公那个老混蛋胡言乱语,等我杀了那个老矮子,我会给你一个交代!我会带着你和你娘,获得应有的尊荣。你还不知道吧?你会是一个公主!”
“呃,原来外婆你一直知道我爹的事情?”王语嫣惊讶道。
“什么意思?”李秋水皱眉。
“你不是说我是一个公主吗?”王语嫣道。
李秋水想了想,问道:“你爹是谁?”
“大理镇南王段正淳啊,所以我就是大理公主,虽然明面上我还没有入大理的家谱。”王语嫣道。
李秋水哭笑不得,说道:“原来是这样,看来事情真的很巧,语嫣你不但是一个大理公主,还是一个西夏公主!你还不知道吧?西夏国王,就是你嫡亲的舅舅,也就是你娘的亲弟弟。”
按照常规来讲,李青萝和王语嫣和西夏本没有实际关系,但是这又有什么关系?整个西夏是掌握在她这个皇太妃的手中,所以她说李青萝和王语嫣是西夏的公主,谁赞成?谁反对?
泰国异闻录 羊行屮
“西夏……”王语嫣感觉自己脑子有点乱。
没想到自己好端端的一个曼陀山庄少主人,一下子就成为了大理和西夏两个国家的公主,这事儿弄得也太凑巧了吧!
“外婆,语嫣其实并不在乎这些虚名。”王语嫣回过神来,眨了眨眼睛,道:“我娘经营着曼陀山庄,姑苏当地名门王家的生意,积攒下来的财富,我们这一辈子都用不完,所以其他什么的,对我们而言,都没有太大的用处。”
李秋水面色阴沉下来,巫行云这个宿敌就在眼前,明明她一掌就能毙了她,偏偏王语嫣一直挡在面前。
妖鬼名单 魔力兔
“语嫣,你告诉我,你究竟是要帮这小矮子一个外人,还是要帮外婆?”
“语嫣谁都不帮,我只想遵从外公的遗命,毕竟冤家宜解不宜结……”
王语嫣话未说尽,李秋水就动手了,她轻飘飘的拍出一掌,一道凝练掌劲脱手而飞,直奔巫行云而去。
但王语嫣立即就出掌挡在了巫行云的面前,她正准备出掌抵御李秋水的掌力,可是谁知道掌力突然消失不见,从一侧向巫行云扑来。
白虹掌力!
这是李秋水除小无相功外的另一门绝学,是一门控制掌力方向的功夫。最大的特点是力道曲直如意。尤其是以劈空掌形式发出时,看似正面对敌,实则掌力方向却游走不定,对手很难察觉。
重生与之相遇
现在正好被李秋水用来对付王语嫣这个武功速成的菜鸟。
如果王语嫣像虚竹那样,只是无崖子一时间灌顶而出,那么这一下子倒是真的可能被李秋水得逞,让她绕过防御,杀了巫行云,可是王语嫣被无崖子身前调教了很久,战斗经验算不上非常丰富,可是不是一个战斗白痴了。
王语嫣以付出轻伤为代价,还是挡住了李秋水这一记白虹掌力。
“外婆,你收手吧,语嫣求你了!”王语嫣嘴角留下丝丝鲜血,目光恳切的对李秋水说道。
李秋水眉头微皱,可是也毫不迟疑,趁着王语嫣受伤的功夫,脚步挪移,瞬间抢步,朝着王语嫣攻来。
她对李青萝是有那么一点愧疚感,爱屋及乌,对王语嫣也有那么一点愧疚感。
可是这并不代表王语嫣能够跟她叫板。
愿意站在她这一边的孙女,才是她的亲孙女,站在巫行云一边的孙女,那就不是她的孙女了。
王语嫣求助的看了墨非一眼,她根本不可能打得过李秋水的,哪怕是完好无损的无崖子都够呛,更何况她这个速成的菜鸟高手了。
但是看着墨非一副饶有兴致看戏的样子,王语嫣就大概知道,墨非暂时不会出手了,他恶趣味又上来了,想看看她这个外孙女和李秋水这个外婆之间的战斗。
好吧,没办法了,只能靠自己了。
王语嫣深吸了一口气,目光盯着李秋水,摆开了架势。
王语嫣VS李秋水!
Round one!
一时间,空中劲气呼啸掌风凌厉。
王语嫣以天山折梅手应对李秋水的白虹掌力。
天山折梅手,虽然只有三路掌法,三路擒拿法,一共六路武功,但包含了逍遥派武学的精义。掌法和擒拿手之中,含蕴有剑法、刀法、鞭法、枪法、爪法、斧法等等诸般兵刃的绝招,变法繁复。
修炼内功越高,见识越多,可以将学到的天下任何招数武功,都能自行化在这六路折梅手中。
它还有另一高明之处,还在于它在逆境情况下可以脱困。
面对李秋水,王语嫣不低,便使用天山折梅手,以求以弱胜强。
“笨蛋!真是笨蛋!这天山折梅手,都快被你给用成了分筋断骨手了!”
虽然王语嫣一直在很努力的应付李秋水了,可是巫行云却在不住的喝骂王语嫣,指点王语嫣如何正确的使用天山折梅手。
巫行云除了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外,主修的武功就是天山折梅手和天山六阳掌了。
可是王语嫣终究还是在李秋水的步步紧逼之下,落入了下风。
“墨大哥,我要撑不住了,你快出手帮忙啊!”王语嫣感觉抵御李秋水的过程之中,自己体内的真气如开闸洪水般奔流不息一泻千里的消耗,无崖子传给她的真气再多,也绝挡不住这样的消耗。
因为王语嫣知道,自己和李秋水的武学认知之间,有天壤之别,李秋水花费一分力气就能做到的效果,她最少要花三分力气。
“语嫣,你不会指望你这个小情人来阻拦外婆吧?”李秋水哈哈大笑,说道:“我承认他长得颇有几分姿色,或许还有那么一点武功,可是跟你外公七十年的北冥真气比起来,整个北宋武林所有青年才俊,都是土鸡瓦狗,所以你能指望他怎么帮助你?”
“岳母大人,我可不仅仅只是有点姿色而已。”墨非幽幽的叹了口气,为什么你们总是只能看到我平平无奇的外表,而看不到我有趣的灵魂呢?
这样不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