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jz5o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從長阪坡開始 txt-第0708章 句扶的社會性死亡讀書-4plyh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
“行强盗之事?”关平放下手中的茶杯道:“句县长为何这般说,我可是做正经买卖的人。”
句枝叹了口气道:“关小将军昨日到达汉昌,我便已经接到消息,千余人马在城外安营扎寨,颇为精锐,怕是能够横趟汉昌县。”
“不对,你说的不对。”关平站起身来走了两步:
“三巴七夷王的实力,岂是我千人就能敌的过的。”
句枝心下了然,知晓了关平不是来对付寻常过往的商人的,而是专门来探路的。
七夷王全都臣服于汉中张鲁,刘玄德若是想要兵发汉中,必要减其羽翼。
“关小将军,七夷王世代生活于此,能歌善舞之外,还悍不畏死,怕是难杀。”
拐个上将老婆
句枝也站起身来走了两步,小声道:
“我劝关小将军勿要动手,否则怕是走不出这巴西郡。”
“我都说了,我是来做买卖的,正经买卖!
缘落韩娱 云落竹
句县长怎么就不相信呢?”
句枝瞅着关平,认真的看了两眼:“关小将军,勿要诓我,正经人做买卖,哪有人要来做赔本买卖的!”
“大斗出,小斗进,算不算正经赔本买卖?”
句枝一下子就愣住了,这是田家代齐的手段。
关平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单纯抬杠,没别的意思。”
“抬扛是何物?”县长句枝询问道。
“额,不重要。”关平重新坐回席子上笑道:
“还是想要向句县长讨教一二七夷王的消息,还望勿要推辞。”
“关小将军客气,我对刘皇叔仰慕已久,否则也不会出声提醒关小将军。”
句枝知道自己猜测对了,什么经商就是个幌子,他就是冲着七夷王来的。
“哦,敢问贵公子可曾出仕?”关平倒也没藏着掖着,直接就打蛇随棍上。
你说仰慕我大伯父,那我就要你儿子出仕。
句枝倒是没想到关平如此直接,遂摇头道:“犬子顽劣,至今未曾出仕。”
“我大伯父听闻句扶为人忠厚,忠诚勇敢,故而派我来征召他的,不知句县长,意下如何?”
句枝愣住了,随即笑道:“此事还需问犬子的主意。”
关平点点头,倒是无所谓的道:“那贵公子他在吗?”
“来人,把孝兴唤来。”
笑星?
关平点点头,这个字好,谐音好记。
句扶身着蜀锦制成的衣服,走进厅内,相互见礼。
关平打眼一瞧,年轻人长得倒是很精神,走路活蹦乱跳的。
句扶听完自家老爹的话,这才正视看了一眼坐在席子上的年轻人。
长得剑眉星目,倒是一副好皮囊!
“阁下是曹操所言生子当如关定国的关平?”句扶拱手问道。
“解良关平!”关平拱手还礼。
“出仕刘皇叔之事,倒也不是不可以。”句扶走了一步,转身道:
“只是不知道关小将军的身手如何?”
“老邢,陪人家过两招,别伤着。”关平直接喊了一声。
句扶指了指关平道:“我倒是想与关小将军切磋。”
“子鱼,人生三大错觉,最重要的是哪一个?”
“回少将军的话,是我能反杀!”
周鲂看着句扶笑了笑,露出一排白牙。
关平同样笑了笑:“句扶,且先试试我麾下第一猛将邢道荣的身手,再说其他也不迟。”
“呵,有意思。”
句扶心想大抵是先打过关平的人,再与关平比试一番,万不可让人小瞧了。
“我若赢了,关小将军可就不要怪我拒绝出仕刘皇叔。”
“放心,我方绝不率先出动核武器。”关平笑嘻嘻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邢道荣憨厚一笑,当即转身出去,在仆人的服侍下穿鞋,叫亲卫把他的开山大斧拿过来。
魂祖 涛生依旧
句扶自然是没认怂,拿着一杆大刀就出去了。
“我觉得五个回合。”周鲂挤眉弄眼的笑道。
“虽然老邢脑子有时候不好使,但我相信他的实力。”留赞笑了笑,伸出手指道:“我赌三个回合。”
“谁输谁给大家洗七天的足衣。”马铁笑嘻嘻的道:“要是这样,我就赌了。”
“好啊。”习珍点点头:“我信子鱼的。”
习宏想了想:“大哥,少将军经常说鸡蛋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保险起见,我选留赞。”
习珍白了自家弟弟一眼,就你聪明是吧。
县长句枝听到关平身旁这几个年轻人的话,心说也太不把我儿奔雷手句孝兴放在眼里了。
要晓得,我儿被夷人成为奔雷手,那可不是吹出来的。
然后句扶顺利的被邢道荣打趴在地。
邢道荣走进厅内,冲着关平伸出两个手指,露出憨厚的笑容。
“不是吧!”马铁有些不可思议大吼道:
“两个回合,老邢,你就把他打趴下,那这小子也忒不禁打了。”
这几个人都跟老邢打过,属于单独开小灶的训练,有时候少将军会与他们对打,磨练他们的斗志。
就像当初张三爷在军营当中,在众人面前军训关平一样。
邢道荣慢悠悠的走过来道:“这小子恃勇,想要硬接我两斧子,那我自然就给了他一个教训。”
周鲂这才理解了,看来句扶也是有些骄傲的人,结果被老邢两斧子,就把傲气给劈没了。
县长句枝瞧着一步一颤走过来的铁塔汉子,心下有些突突,两个回合就把自己儿子打趴下了?
句扶走进厅内的时候,双臂还有些控制不住的颤抖。
雄霸南
“我儿,可是有事?”县长句枝见自己儿子颤颤悠悠的进来,顿时有些慌了。
“老邢,怎么回事,不是告诉你收着点吗?”
关平瞪着老邢,给人家找台阶。
邢道荣顿时瞪大了眼睛:“少将军,这可不怨我啊。
我还没怎么用力呢,他就倒下了。”
关平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老邢他怎么该灵光的时候,脑子不灵光啊!
句扶脸唰的就变红了,羞愧!
关平见这台阶没给人找补下来,遂站起身来,走了两步,捏了捏句扶的肩膀:
“没什么大问题,少年人修养两三天就好了,实不相瞒,我麾下第一猛将,他脑子里都是肌肉,下手不知轻重。”
“少将军,我知道。”老邢还想为自己辩解一二,被周鲂拉了拉,便不在言语了。
马铁颇为同情的瞧着句扶,这孩子真勇(憨)啊!
竟然还硬接老邢的两斧子,若是在战场上,早就跟劈猪一样,给你劈开了。
还没出山,就接受了社会性死亡,老邢一下子就让他体会到,如今这个社会是有多么的险恶!
马铁有时候都想不明白,这张屠夫和邢屠夫,杀猪的怎么都这么厉害?
一个在北边杀猪,一个在南边杀猪。
可惜,西北怎么就没有多少杀猪的呢?
都是一群杀羊的!
“是在下输了。”
句扶脸上再也不见了翩翩少年的从容之色,这大概是他第一次败的如此彻底。
躺在地上,他甚至在想,若不是切磋,那自己怕是死在了战场上。
“句孝兴,我不会强迫让你出仕的。现在只想问你一个问题,是想要一辈子在汉昌活着?
还是想要出去走一走,闯荡一二。”
关平看着句扶的眼睛道:“要知道大汉很大,故而才会有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兴许当你老了,你就会发现原来自己绕了一个圈,才回到故乡。
那个时候你坐在大榕树下,回味一生,发现认识了很多人,经历了许多事,想到什么兴许能会心一笑。”
句扶眨了眨眼睛,没想到关平会说出这番话来,而不是好好嘲讽他一顿。
吞天食地系统
毕竟他连邢道荣都打不过,方才还想着要与关平一较高下。
“关小将军,我愿意跟着你走,出去闯荡一番。”
听到这话,县长句枝有些着急。
关平他的话可不是乱编的,而是有备而来的,一开始就想要诓走我儿子。
要不然那个什么邢道荣能两个回合就把我儿奔雷手给打倒在地吗?
“好。”
关平浑然不在意句扶他老爹的意思,拍了拍句扶的肩膀道:
“我就知道你是个有想法的年轻人,跟着我好好干,将来给你找个好媳妇。”
“关小将军,自古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啊。”
句枝直接就被关平给转移了视线。
句扶也没想到,就扯到娶媳妇的事情上了。
这事就算这么岔过去了。
有求必應
“句县长,我们还是先说说板楯蛮的事情吧。”
关平把话题转到了七夷王的事情。
句枝想了想,决定从汉高祖说起:“关小将军应该知道,
高祖平定三秦之地前,招募了一批板楯蛮作为先锋,这些人勇猛善战,又善于舞蹈。
这些板楯蛮手持长矛、弩箭,身着盔甲,敲着铜鼓,唱着歌,成为了宫廷之舞。
关注公众号:看文基地,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这些人被萧何鼓动,十六岁到六十岁的男子皆是上了前线,后来高祖为了奖励这些賨人的贡献。
特意下诏书,说七姓夷王从今以后,不用交赋税。
其余賨人只需上缴些许租赋,口出四十文。
自光武帝重塑汉室,羌人数次攻打汉中,朝廷皆是派遣板楯蛮出击,被羌人号称神兵。”
关平点点头,这说明大汉朝廷对于这些板楯蛮还是很好的。
一年只收取四十文的赋税,那可真是几乎等于没有。
而且这些板楯蛮也是真的为大汉拼命,干掉羌人,保护汉中。
讲道理,这些人应该心向刘姓皇室,而不是汉中张鲁,这个传教头子啊!
別懷念過去 雪悅L
“但是桓帝开始,朝廷改变高祖诏书,加重赋税之外,又被抓捕板楯蛮作为奴隶发卖。
有的人卖妻卖女上缴赋税,甚至有人自残身体,逃避赋税,蜀郡官员对此情况皆是不理。
故而板楯蛮心生怨恨,数次反叛,与蜀中黄巾军勾结在一起。
后刘焉入蜀,继续实行高祖策略,才稳住了板楯蛮。
待到张鲁占据汉中,派人暗中游说七夷王,他们这才相约背叛益州牧刘季玉,投靠张鲁。
刘益州数次派人收服一部分板楯蛮,用来攻打投靠张鲁的板楯蛮,
可惜这些板楯蛮不知怎么就开始信奉五斗米教,故而多迁往汉中过活。”
关平点点头,原来板楯蛮反叛大汉,不再一条心了,根子出在了桓帝身上,这都过去半个世纪的时节了。
“这么说,现在的七夷王家族也不用上税?”
“自然。”
“朴胡便是盘踞在汉昌附近的夷王之一。”句扶补充了一句。
关平摸搜了下自己的手指,现在还要不要干七夷王一下?
“賨人可是会说汉话?”
“大多人都会说,只是不识汉字。”句扶面对关平还是有些拘谨。
对于反洗脑这事,关平一时间也想不出来有什么好办法。
况且他们这些人本就是信仰山神,各种图腾崇拜什么的。
而且被张鲁洗脑了不知道多少年,想要拉出来,倒是有些困难。
“朴胡此人可是有什么嗜好?”
关平觉得还是先从就近原则开始。
从南征出发,沿着宕渠水可以直达汉昌。
说明朴胡这个夷王是连接点,先把这个连接点跟汉中的断掉试一试。
開心寶貝之蒲公英往事
“贪财好色好玩。”
县长句枝叹了口气,对于这个夷王,他也是颇为无奈。
任谁的地盘上有不受控制的力量为所欲为,都是任上官员的痛。
“他多大了?”
“四十来岁了,算是賨人高寿之人了。”
关平点点头,賨人勇猛好斗,又没什么文化教育的熏陶。
迷霧紀元 壽限無
就跟外国战区小孩玩俄罗斯转盘差不多,说死就死。
更何况此时汉人的寿命也一点都不高!
“得想个法子先探探他的底。”关平敲了敲矮案,随即问道:“可是听过赵达的名号?”
“半仙赵达?”县长句枝声调都变了。
“怎么?你见过他?”关平眯了眯眼睛问道。
句枝摇摇头道:“虽未见其名,但总是听过路的商旅提到他的名字。
近些日子半仙赵达,已经成为五斗米教的治头大祭酒!”
“治头大祭酒这个名头,在五斗米教很厉害吗?”关平一时间有些疑惑。
“关小将军哎,这不是厉害不厉害的问题。”句枝颇为激动的说道:
“大祭酒很特别,在五斗米教只有一个位置,仅次于张鲁这个师君。”
“什么?”
关平也颇为激动的站起身,没想到赵达卧底竟然卧成了敌方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