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1q5a寓意深刻小說 踏星討論-第兩千四百六十三章 磅礴資源-jvbre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
这些修炼者在噩星时常经历绝境,很多都已看淡生死,但人恐惧的本能无法遏制,面对狱蛟,除了永恒族的尸王,正常人或多或少都会发怵,除非比狱蛟强。
陆隐道,“他被我宰了”,说着,他身形一闪出现在丰蓝身前,丰蓝警惕,后退一步。
陆隐一步踏前,直接出现在他身侧五米范围内,融入。
在第五大陆的三年,陆隐融入过丰蓝体内一次,所以在他周身五米可以直接融入。
廢妻重生
他融入是为了再看看此人的记忆,看有没有跟陆疯子有关的。
其余人望着丰蓝呆滞,没人敢说话。
这时,酒豪自噩神殿走出,抬头看了看狱蛟,张嘴喝酒。
狱蛟目光看向她,下意识张牙舞爪,它喜欢看生物恐惧的样子。
但它失望了,酒豪直接醉了,压根没有恐惧,而且在她眼里,狱蛟更像是幻觉。
陆隐意识返回,身前,丰蓝清醒,迷茫看向他。
“各自回去吧”,陆隐转身就走,这些人其实与陆疯子没太大关系,他们的成长,修炼,没得到陆疯子帮助,而是自然淘汰。
噩星的修炼就是从生物体内抢夺噩之力,这些人就像是被饲养的蛊虫,优胜劣汰,败者亡,胜者可以加入噩神殿,服侍陆疯子。
真正被陆疯子看重的只有酒豪一人。
嗝–
长长的酒嗝声响起。
陆隐看着酒豪一步步走来,摇摇晃晃,“你是喝了多少酒?”。
酒豪笑道,“开心嘛,就要多喝”。
“陆疯子被解决,你很开心?他应该对你不错”,陆隐道。
酒豪一把将酒葫芦甩给陆隐,“是不错,我们是难得的酒友”。
官場風暴
陆隐看着酒葫芦,晃了晃。
天境宝库从头到尾就是场骗局,四方天平利用陆熏引起他的兴趣,而他也用自己的办法找到天境宝库并进入,这其中,陆熏是叛徒,陆恭却不是,自己要把他从寒仙宗带出来,而天境宝库的钥匙来自酒豪,酒豪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三年前自己就与酒豪联系上,按理说,酒豪是帮自己的,却不代表她不会跟陆熏一样按照四方天平的要求故意帮自己。
啪的一声,酒豪拍了脑袋一下清醒清醒,“咦,陆隐,你来了”。
陆隐将酒葫芦甩给她,“怎么喝的这么醉?”。
“开心嘛,开心就喝”,酒豪笑道,接过酒葫芦,晃了晃,又递给陆隐,“喝不?噩星特产,超辣,后劲十足,保证就算是星使都能给你灌醉了”。
陆隐摇头,“不用了”。
妃常倾城:腹黑王妃不好惹 陌鸢兮
酒豪猛地灌了一口。
“陆疯子没了,你很开心?”,陆隐问道。
酒豪擦了擦嘴,“他是难得的酒友,突然没了当然不开心,但我能离开这鬼地方了,这是开心的”,说完,她收起酒葫芦,“我给你那把钥匙,他知道”。
陆隐眉毛一挑,没有说话。
包子有令,娘亲请收货
“我给你之后他就跟我摊牌了,哈哈,不过没对我做什么,我跟他只是酒友,在这鬼地方不找一两个知己都活不下去”,酒豪道。
陆隐奇怪,“酒友?他不是你师父吗?”。
還歌燼
酒豪道,“当然不是,他不收徒,不过对外说是我师父,其实就是罩着我”。
“你第一次联系我的时候他就知道了,但没说什么,钥匙是他故意任由我给你的,是个圈套吧,你没事就好”。
陆隐点头,“没事,你这么多年待在噩星也真是遭罪了”。
酒豪咧嘴笑了,身为女子,很少有像她这么豪爽的,“有酒喝就行,如果没酒”,她踢了踢地面,“早就埋这了”。
她说的话陆隐信,不为别的,就是一种感觉。
“你跟他喝酒都说了什么?”,陆隐问道,“我想了解他”。
酒豪揉了揉脑袋,“我想想,说话很少,他是个闷葫芦,每次喝醉了都在骂人,骂的,是姓陆的”。
“骂了谁?”,陆隐问道。
“陆老鬼,老不死的”,酒豪道。
“为什么骂?”。
“听他说过,什么肯定要灭掉陆家,什么你不让我做,我偏要做,你看那个人不顺眼,我就偏要帮他,成为他的试验品等等,反正都是些骂人发泄的话”。
总裁大人,请放手
陆隐皱眉,这些话与他从陆疯子口中听到的没太大差别,陆疯子对陆家的憎恨到了骨子里,他口中那个成为试验品的应该就是古亦之,陆不争他们说过,第五大陆与第三大陆不对付,这么说是因为自家老祖看古亦之不顺眼了。
天降横财 烈火人龙
陆疯子之所以成为古亦之的试验品,更多的是报复陆家。
怪不得后来辰祖其中一个分身化为大巨人引得整个第五大陆追杀,大巨人源自第三大陆,是古亦之创造,被第五大陆厌恶很正常,被视为另类,除非陆家原谅他。
想通这些环节,陆隐都替辰祖捏把汗,如果陆家与第三大陆恩怨再多些,他这个分身估计保不住。
那陆疯子口中的陆老鬼是谁?
他又为什么那么憎恨陆家?
狱蛟冲天而起,绕着噩星游荡。
陆隐进入噩神殿,顺着从丰蓝记忆中得知的信息,进入了那个简朴的院子。
院子就跟普通人住的一样,踏过两条深深的痕迹,看向角落,那里原本是点将台所在,地面被压出痕迹,而今,陆疯子的点将台与封神图录都被摧毁,与天境宝库一同消失。
走过院子,来到屋子前,伸手,推开。
屋内同样简朴,就像陆隐在食乐园为自己与白仙儿建造的小屋一样,比那个还简朴。
陆疯子仿佛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对于外界一切毫不在意。
穿过这个小屋就是后院,荒凉的暗红色大地,不时有古怪的虫子爬来爬去。
陰陽使者之命由天定 慕容泫璽
陆隐站在小屋背面的墙角,抬手,指尖触碰到了什么,荡起层层涟漪。
这是隐藏的空间,类似大世界。
他直接进入。
这便是从丰蓝记忆中看到的,陆疯子根本不怕别人看到,而丰蓝从头到尾都不敢打这个地方的主意,他们对于陆疯子有着发自内心的恐惧。
陆隐踏入陆疯子隐藏的空间,入眼,望不尽的星能晶髓熠熠生辉。
他张大嘴,这,这,这是?
他本以为陆疯子在自家后院藏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没想到居然是如此庞大规模的星能晶髓。
他哪来的这么多星能晶髓?放眼望去,规模还要超过少祖星,甚至数倍于少祖星。
天神荒蕪 琴音絕響
对了,陆隐想起来了,既然陆疯子知道酒豪将钥匙给自己,代表他早知道钥匙在哪,这里的星能晶髓,不会就是天境宝库里的吧。
越想越有可能,陆疯子想要毁灭陆家,他只是单纯的想毁灭陆家,而不是帮四方天平。
陆家被放逐,他收走天境宝库内的资源很正常。
四方天平绝对不知道这事,否则不可能同意将噩星给自己。
陆隐陷入了狂喜之中,他本以为天境宝库单纯的就是个陷阱而已,没想到还真有东西。
这里星能晶髓的数量应该不下于十万亿吧,咽了咽口水,有钱了,这笔资源不仅可以将始祖之剑修复,更有剩余,要不要把拖鞋再提升一下?
不行,拖鞋已经暴露,别人都有了防备,不管是陆疯子,四方天平还是永恒族,对自己的拖鞋印象必然很深刻,得换一个了,但,换什么?针?也不行,同样暴露了。
陆隐头疼,他要找个不引人注意,却又媲美拖鞋威力的武器。
用了拖鞋那么多次,他深切感受到有多好用,拖鞋救了他不止一次。
这么多星能晶髓很难带走,那就在这修复始祖之剑吧。
取出始祖之剑,陆隐忽然顿住了,脑中,看过的画面再次出现。
猩红色的瞳孔下,剑锋的挥舞带来了残忍杀戮,杀的,都是自己在意的人,是亲人,是朋友。
陆隐复杂看着始祖之剑,明明刚刚意气风发,誓要改变未来,但再次触摸到始祖之剑,入手的冰凉也凉透了他的心。
他深呼吸口气,目光坚定,不管未来如何,他绝对会改变的,没人能控制自己的将来。
想着,抬手,骰子出现,一指点出。
很顺利,直接就摇到了三点。
陆隐将始祖之剑放上去,然后开始疯狂扔晶髓。
一个人花钱有多恐怖,那要看怎么花。
对于探索境修炼者来说,几十个立方星能晶髓足够他用到狩猎境。
而对于狩猎境修炼者来说,数千立方星能晶髓也相当多了。
启蒙境可以耗费数万,乃至更多,但到了星使,耗费的就没那么多了,因为星使使用的是星源。
这些都是正常花费,而对于陆隐来说,几万?几十万?或者几百万立方星能晶髓?狩猎境都不够花,如今到了星使,他的花费都是以万亿为单位了。
整片空间,星能晶髓肉眼可见的减少,越来越少,越来越少,而始祖之剑距离最下方也越来越近。
终于,当始祖之剑完全掉落下方光幕,整片空间的星能晶髓,少了一半还多。
十二万亿立方星能晶髓,整整十二万亿立方。
骗过你,爱上你
这是恐怖的数字,即便巨兽星域拥有的星能晶髓全加起来也差不多这个数字。